坦尾村当今的“高老头”们

健康频道 2020-12-30169未知admin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等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每当看到上关于老龄问题的议论和消息,就常常想起巴尔扎克的小说《高老头》。 高利奥老头是个面条商人,因为在战争中得到了给军队供应食物的意外机会发了大财,从小商人成了大富翁。高利奥老头像天下许许多多的父母一样,把所有的爱心和自己安度晚年的希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于是,他在丧偶之后没有再娶,而是拿出大把的,让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接受良好的教育,然后每个女儿都陪送了大量的嫁妆,把她们分别嫁给了贵族或者银行家,成为了上流的。 高利奥老头作为父亲,也许他发家致富的手段不够正当,但是他在发财之后,自己没有享受挥霍,而是把全部的家财用于了孩子的教育和嫁妆,让她们成为体面的上等人,过着上流让人钦羡的豪华生活。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天的许多中国老年人都会认为,高利奥老头至少对子女是并不亏欠的。 然而,高老头对子女的全部财力倾注和对自己晚年养老的满腔希望,得到了吗?如果巴尔扎克在小说里把高老头的两个女儿描写为懂事孝顺的孩子,争着抢着赡养已经没有什么财产的年事已高的鳏夫父亲,那么《高老头》这部作品就不会成为揭露世界相的名著了。 晚年的高老头,把家里的子卖了,搬进了伏盖。开始的时候,他还住在较好的间,带着大量的值钱银器,以致的单身女主人都对他产生了一些想法。但是后来他为了省钱,从好间搬到了居住条件更差的间,伙食标准也一降再降,最后只能在开饭的时候喝上一碗蔬菜薄汤,然后吃着当时最廉价的劣质面包。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他的两个嫁给有钱人过着花天酒地生活的女儿还是不放过他,每当有需求的时候就来找他。于是高老头只能把仅存的一些银器绞成条状,然后拿到店里换钱,再把这些转给自己的女儿。即便在这样的窘境中,当高老头在租客一起吃饭的时候,听大学生拉斯迪涅讲述参加上流的舞会见到已经成为贵妇人的高老头女儿如何装扮入时成为晚会的主角的时候,还是兴奋得眼睛放光。 高老头最后被两个女儿榨光了所有的财产,中风之后悲惨地死去,还是拉斯迪涅等人帮忙办理的丧事。而他的两个女儿都未参加葬礼,任由一贫如洗的老父亲归于尘土。 《高老头》的故事情节描述或许使用了文学艺术的夸张手法,但是《高老头》中塑造的高利奥老头这个艺术典型却始终被人认可,成为世界名著中的人物形象。 高利奥老头的悲剧,对当今的老年人都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当代的老年人至少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出生的,经历了多年收入低下的艰苦生活。而当他们进入老龄时代的时候,面临的并不都是欢乐与舒适的养老生活。 首先,很多老年人的收入不高,面对老年生活的大量开支一筹莫展。例如,许多退休的老年人养老金很低,仅仅能够过着俭朴的日常生活,一旦有了大病就陷入困境。 其次,现在有很多年轻人自己去上努力奋斗的意志薄弱,过惯了被父母宠爱的日子,上了大学找到了工作,还是觉得钱不够花。而且现在的价也高,尤其是一线和二线城市的价,让靠很低的工薪过日子的平民家庭觉得高不可攀。而有很多上了大学的年轻人选择了在大城市落户,为了买只好花费父母辛苦多年积攒的不多积蓄。为了给孩子买,许多老年人只好压缩自己的开支,过着俭省的日子,以便能拿出更多的钱用于孩子购买住。 在大量只有一个独生子女的父母步入老年以后,空巢家庭的增多成为普遍的现象。在大城市买一套子都要花费一家人所有的积蓄,而要把老年的父母接入大城市则面临着小子无法住下的困境。许多老年人只能与子女分开居住在不同的城市,还有不少的老年人居住在农村的老宅,平时得不到子女的照顾。 现在的城乡都有一些养老院或者养老之类的让老年人可以入住的子,但是居住和伙食条件一般都较差,而且生病也须自己花钱治病,有的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反而不被养老院所接纳。就是说,像小说《高老头》里虚构的屋老旧膳食粗粝的伏盖,今天很多老年人也还没有高利奥老头那样的财力可以入住的。 面对严峻的养老,当今的老年人一定要有的认识。 首先要注意自己的健康,只有自己能够生活自理,才能少依赖别人的照料,让家人尤其是子女减少拖累。 其次不能为了孩子的住或者教育,自己所有的经济利益。民间所说的“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女当马牛”,的确是有的。现在的年轻人有更多的发展机遇,也有更好的生活条件,而过了多年俭朴生活的老年人到了晚年,该享受的要舍得享受。 想不开的老年人,多读读《高老头》的故事,也许想法就会有所改变的。在现实生活中,可以见到有很多老年人不舍得吃不舍得花,过着俭朴的生活,而一当讲到自己在大城市生活的子女,就像高利奥老头一样双眼放光,滔滔不绝地描述子女的高学历、高收入和所买住的高价值。看到这些当今的“高老头”们,让人总是感触万端,想起大家都熟悉的一句话“可怜天下父母心”。附录: 《钱江晚报》5月12日文章 原标题:老人把3套过户给儿子,住进养老院却后悔不已:都是骗子!5年没来看我 热播的《奇葩说》最近抛出一个很走心的辩题“父母想去养老院该不该支持”,这个话题让现场不少人泪奔,马薇薇的这番话非常戳心: 记者曾做了一次有关养老的不完全调查,用一周时间,在杭州市福利中心走访了34位老人。 杭州市福利中心成立于1999年,目前有1458张床位,1300多位老人在此养老。这里算是市区,价格适中,坦尾村很受欢迎。 为什么选择福利中心。18个人的回答都是和子有关:楼层太高,没有电梯,爬楼不方便,或者要把子让给子女居住。其中腾子的有7人。其余的则是年纪太大,吃不消买菜、做饭、等。对于请保姆,受访者一致觉得不现实:价格太高,请不到合适的,还三天两头要涨价或者辞工,太。 有人为了资助子女,卖掉自己唯一的子;有人要守住子,作为养老的资本;有人担心自己百年之后,子女因为产伤了和气;因为子,有人后悔了,有人在纠结,有人想办法未雨绸缪……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虽然住进了养老机构,但子依然成为老人们最挂心的问题之一,杭州市福利中心法律援助点接受的法律中,三分之一都和子有关的。 不同的选择背后都有故事和纷争,养老和子之间的故事,值得一听。 卖掉子后 70多岁的老两口曾四处租 82岁的骠,头发花白,戴一副眼镜,削瘦,斯文。退休前他是高级工程师,年轻时是学霸,通四国语言。 今年3月初,他和78岁的老伴顾文香搬进了福利中心。 “我们没有家了。”骠这么说。 上个世纪80年代,老两口唯一的女儿高中毕业后,提出想出国留学。骠说好啊,你考得上就出去。“她英语不好,我她一段时间,托福真的考出来了。” 女儿如愿去了美国,半工半读,第一年的学费是骠四处给人翻译技术材料挣来的。 七八年前,在美国定居的女儿要买子,缺钱,骠和老伴一合计,把杭州唯一一套子卖了120多万,资助女儿。 已经70多岁的两人从那时起开始四处租。 “当时邻居说,你们这样会后悔的,现在身体还这么硬朗,怎么能把子给卖了。我们觉得都一样啊,人家是快不行的时候把钱留给孩子,我们只是提前给了。” 骠看得很开。 顾文香更不用说了,“我们就这一个女儿啊,她那边发生困难了,没有人救她,我就把子卖了给她,当然这点钱也不够。” 采访的时候,这是顾文香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就这么一个女儿。 租的几年,因为东收回、楼层太高、子出现质量问题等原因,两人平均两年就要换一次子,搬家的时候,年过70的他们就拖著一辆小拖车,坐著公交,来回趟,搬完了事。 “反正我们也没有大件,就几个箱子。” 直到去年,因为年纪太大,中介不愿再出租子给他们,两人才决定住进了福利中心。 “我们觉得蛮好,这里条件不错,我俩的工资管自己看病、吃饭,也没需求,够了。” 骠觉得没什么后悔的,“女儿在美国已经给我们申请出了绿卡,待了5个月,实在受不了,逃回来了。举个例子,在那儿,我们出去散步,走一个小时都见不到一个人,在这里,我到西湖边坐坐,随便一个陌生人都能聊。那边看病还特贵,我们这种条件,在那里就是,以后也是要住最差的养老院。” 说起这些,老两口笑声不断,云淡风轻地像在讲一件有趣的事。 骠唯一觉得不便的是,这里的饭菜不太合自己胃口,“以前在家,我会买点上好的里脊肉,炒一下,很嫩的,再加点豆角,狮子头、红烧肉我们也会做,味道那个好啊。” 说起这些,骠的话里就有了滋味,“过几天,我要去以前常去的菜场,买几罐醪糟存起来,慢慢吃。” 顾文香说,他们如今对女儿是报喜不报忧,隔段时间视频下就蛮好了,“在上,我俩已经尽了洪荒之力,如今,我们活著,就要高高兴兴过日子,他们嘛,也只要过得好好的就行了。” 他把子都给了儿子如今后悔了 “哎呀苦啊,没有想到老来会吃那么多的苦。”在福利中心见到85岁的董爷爷时,他正摆著手,一人在走廊上漫无目的地踱步。见到记者,他一脸平静地把我们迎入间,此后,线年,他和老伴在两个儿子的劝说下,住进了福利中心,原因是老伴患了多年糖尿病,儿子说担心他吃不消照顾,“住到福利中心,就有人照顾了,我那个时候觉得儿子还蛮孝顺。” 但住进福利中心后,两个儿子以各种借口,要求董爷爷把名下的三套子先后过户给他们。 “我起初不同意,可是老伴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随孩子吧。” 至此,两位老人名下一套子也没有了。不久后,2012年4月,董爷爷的老伴因为糖尿病并发症过世,而这也成了董爷爷和儿子们关系的巨大转折点——孩子5年来再没看望过他,小儿子还中断了每月3000元的养老费用。 “两个儿子都是骗子!子过户以后他们就不再看我。要我们钱,要我们财产。”董爷爷抖抖索索地拿出一张纸,详细记录著儿子“骗”走了他多少钱:给儿子买子,老太婆的丧葬费…… 董爷爷坐在20多的间里,“毛挤(杭州话,指空间拥挤),你们不要见笑”,他说话激动时,眼角有浑浊的泪。一张木桌上,还放著他的午饭,两个素菜:蚕豆和豆腐。 “我本来条件很好的,原来有子有钱,但是两个伢儿被老太婆宠坏了……哎,不瞒你们讲,我心中。” 董爷爷想去小儿子,把子拿回一套养老。上个月18,他去福利中心法律援助点。律师告诉他,子是拿不回来了,只能状告儿子不尽赡养义务。 到底要不要告,董爷爷其实很犹豫。“我都85岁了,还要告自己儿子,心里想想,没意思了。” 这5年,董爷爷小儿子的电话再无人接听。可是听儿媳妇说,儿子过年过节都会回杭州,只是不去看他。他尝试去住处堵人,也没有成功过。 “我经常掉眼泪,想想有点伤心。儿子不来看我,究竟是什么原因。我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坦尾村从小到大,给他买汽车,给他钱。孙子来看我,说是没脸见我。如果真的没脸,来看看我解释解释,为人父母,我也不会真正怪他,我总归想他的。” “生儿子容易不孝啊,还是女儿好”,董爷爷感叹著,又突然想起来什么:“福利中心有位奶奶,女儿想要她妈一套子,老太婆不肯,这个女儿6年没来看她。看来女儿也狠心的。” 杭州市福利中心法律援助点的负责人介绍,他们提供法律援助一年来,接收到的大约有近100多起,其中占比最大的就是立遗嘱,差不多有40多起,而立遗嘱的内容几乎都是关乎产的。 “有些是怕自己百年之后,几个子女因为产起,就提前立好遗嘱分分掉。有些是从自己孩子的角度考虑,立遗嘱说把子只留给儿子或者女儿,不让它成为夫妻共同财产。”该负责人说,还有的做法是简单干脆的,比如,有两个孩子,一个不照顾老人,父母就提前把子卖掉,钱拿来养老,等自己不在的那一天,就把剩下的钱直接给孝顺的那位。“总的来说,老年人对子的问题还是比较操心的,也比较的。” 在我们的走访中,问及34位老人,是否愿意把唯一的子留给子女,靠退休金在福利中心生活?得到的答案竟几乎都是:愿意。在和成全的背后,他们常说的一句话是:“年纪大了,子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坦尾村只愿他们孝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文标题:坦尾村当今的“高老头”们 网址:http://www.csgf.net/jiankangpindao/2020/1230/119162.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铲屎官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