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香】秦时明月之雪落星坠(转)——秦时明月小说

文化频道 2020-03-25104未知admin

  年龄:14(猜测)性别:男所属诸子百家:家实力:大少司命之上,与月神齐名的秦护国,东皇太一一人之下。地位:秦朝帝国两大护国之一.,与月神相等战斗指数:9.5-10眸色:蓝色发色:黑棕色特点:左眼周围画着诡异的花纹,奇异的服饰和苍白的肤色武器:光鞭喜好:喜欢高高在上掌握他人的感觉属性:正太,腹黑擅长招数:未知

  年龄12性别:女所属诸子百家:家(算是吧-w-)实力:大少司命之上地位:秦国公主战斗指数:9.5-10眸色:蓝色发色:黑色外貌:美若天仙武器:,剑,法术喜好:N多-w-属性:乖巧,可爱

  姓名:绣别:女所属诸子百家:无地位:秦国秀丽夫人,女主的母妃,因为性格温婉贤淑,善解人意,所以深得嬴政宠爱眸色:灰色发色:黑色外貌:倾国倾城

  姓名:嬴政性别:男所属诸子百家:无地位:秦国的皇上(不说也知道-w-)外貌:还可以,过得去-w-

  扶苏:秦始皇长子,嬴姓,名扶苏。是秦朝者中具有远见的人物,在赶的上被山贼盯上,偶然过的天明和荀子帮其解围,他恩怨分明,即使没有被告知的姓名仍对怀有知恩图报

  (字通古):秦国宰相,法家传人,也曾为荀子的,后因害死韩非,被荀子厌恶。处事干练,心思慎密。提出“以江湖对江湖”的计策,诱使卫庄出山对付盖聂。一心辅佐秦王天下。

  东皇太一:家最高头领,武功深不可测,谜一般的人物,人前总是带着黑色的面具,一身黑袍遮身。似乎是本片终极BOSS。

  云中君:家长老之一,醉心于丹药之术,并且小有成就,因此备受一心想要求取长生不老的秦皇所器重。

  月神:秦始皇最信任的家大巫。精通占卜,具有预感能力,同时还有控制他人和未可知强大力,对天明下了咒印。她与姬如(封为高月公主,字千泷)同姓,都姓姬。大司命:家神秘高手,是追杀叛逆或的死亡使者之一,外表妖艳动人,手段阴辣,擅长使用幻术敌人,她的双手由于常年秘术——和,而变得犹如火焰般赤红,并且呈现出奇异的银色花纹,指甲漆黑如墨,诡异至极。前任墨家巨子燕太子丹就死于此人的六魂恐咒。

  大司命:家神秘高手,是追杀叛逆或的死亡使者之一,外表妖艳动人,手段阴辣,擅长使用幻术敌人,她的双手由于常年秘术——和,而变得犹如火焰般赤红,并且呈现出奇异的银色花纹,指甲漆黑如墨,诡异至极。前任墨家巨子燕太子丹就死于此人的六魂恐咒。

  少司命:家令人闻名丧胆的死亡使者之一。性情冷漠,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高深武功。总是以面纱遮面,传说她美若天仙,但这还没有人见过她面纱之下的真实面目。

  荆天明:十二岁。为人精灵古怪而又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他迷离的身世牵动着整片大地的风云变幻。他的父亲是绝顶剑客荆轲,母亲是美貌的丽姬,不过他后来对盖聂敬仰,渐生父子之情。据人士透露,天明的武功似乎有很大潜力。武器是在墨家禁地中得到墨门武器“非攻”,后又从墨家巨子手中继承墨家信物“墨眉”,必要时还会加上牙齿。喜欢高月。其领极高。是现任墨家巨子。(在这篇小说中,女主会叫他为扶撤-w-)+111

  “嗯,雪儿怎么了?”嬴政旁边的月神也不禁望了眼这位美若天仙的少女,她就像她母妃一般美丽而高贵,美得让人不禁赞叹。

  “父皇,其实我早想问你个问题了,扶撤到底去哪了呀?雪儿已经好多年未见到他了,好怀念和他在一起玩的日子呢,其实这个问题雪儿早想问你了”幻雪满怀忧伤的说道。

  嬴政收回了那份惊异,蹲下来和蔼的对幻雪说:“雪儿,以后扶撤就会回来了,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先退下好吗?我与月神有话要说。”

  “月神,明明已经把雪儿与扶撤一起玩的记忆封印了,为何,雪儿还记得?”嬴政有些生气的问道。

  月神的脸上露出了一份喜悦:“陛下,这是喜事呀,说明幻雪公主的术天赋很高,绝非平,如果东皇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很高兴的,既然有天赋,就要培养。陛下,为何不让公主去家呢?”

  嬴政并没有直接,虽然他很喜欢雪儿,但是,他只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当强者,而不是什么都不会的废物。嬴政沉默了,过了一会对月神说:“这事我会考虑的,明日给你答复,退下吧。”“是,陛下”月神退下后,嬴政直接往锦绣宫走去(就素幻雪母妃的-w-)

  此时的秀丽夫人正站在的门前遥望,清秀的脸衬托着怀着淡淡忧伤的眼睛,浓密的头发装上了一朵粉红色的鲜花,就像一幅画般‘美丽无比’

  不知不觉嬴政走到这位倾城美人身旁,对她说:“爱妃,家的封印术竟然对雪儿不起作用,证明了她在术方面极具天赋,家让我们考虑把雪儿放到家学习。寡人确实舍不得雪儿,雪儿从小聪明伶俐,外貌也与爱妃一样美若天仙,见过她的人无人不赞叹,寡人也特别喜欢她。”

  秀丽夫人微微一笑,这一笑倾国倾城,或许只有嬴政才有幸看到吧:“儿女大了,总是要离开父母的,虽然臣妾也不舍得雪儿,但是,只有这样,雪儿才能有成就,她不能永远活在我们这把遮风扇下的,她要去,更要成为一个强者。”

  嬴政挽起秀丽夫人的手:“爱妃说得对,雪儿不能永远活在我们的下,要学会自己去面对这个世界。”

  嬴政严肃的说道“是的,寡人决定让雪儿去家,让她去锻炼一下,不过你们不能怠慢雪儿,否则……”

  过了半个时辰,幻雪来到嬴政身边,眨着的眼睛疑惑的问道:“父皇,不知你找雪儿有何事?”

  嬴政抚摸着幻雪的长长的头发,温柔的说道:“雪儿,父皇和母妃决定让你去家学习术,你可愿意?”

  “既然是父皇和母妃的要求,雪儿当然去,雪儿早已听说过家强大又神秘,一直都很仰慕。”雪儿甜甜的笑着。

  嬴政却难过至极,雪儿从小对父皇母妃的要求都百依百顺,是个很惹人喜爱的孩子,如今要与这相处了12年的女儿分别虽说时间可能不长,但仍然会恋恋不舍。雪儿仿佛了嬴政的心一样,甜甜的笑着对嬴政说:“父皇别难过,虽然雪儿也很舍不得父皇母妃,一刻也不愿分别,但是,儿女总要离开父母独自飞翔的,这是避免不了的。”嬴政听后觉得百般安慰,满意的点了点头。

  月神早料到嬴政会同意,在昨天就已经让大,少司命从家赶来了,好来接幻雪。

  【家内】大司命牵着幻雪的手。幻雪东张西忘,心想:这家还真是有趣呢,这些人都飘着的,这黑漆漆的,不过倒有很多星星呢,还挺美的。

  大司命把幻雪带到了一个大门前,那扇门很高,奇特的是,门上刻着很有趣的图案。幻雪好奇的盯着它,还没有看够,那扇门就自己开了。

  “哇”幻雪虽生长在皇族世家,但是从未见过那么有趣的装饰。那间子的顶上有很多星星,不,准确来说,像是真的天空。地板上也很多星星,组成了一条星,这条的旁边是黑色的不知什么东西,看似像悬崖。

  “走吧,幻雪公主。东皇在等你呢,走过这条漂亮的星,就可以见到他了。”大司命温柔的说

  幻雪乖乖的点了点头,往前走,不过这条貌似很遥远很遥远,仿佛要走很久很久才能到达,但是,幻雪没走几步就已经到了。幻雪抬头一望,看见了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黑衣蒙住了,脸上带着很有特色的面具,带给人的感觉是无比的神秘。“这就是家的最高首领,东皇吗?好神秘呀!”幻雪自言自语的说道

  黑衣男子开口了:“幻雪公主,欢迎你来到,公主你可知道,你的天赋不是所能拥有的。”

  东皇再次开口了:“幻雪公主,现在暂时由我来教你术,几天后,我会让大司命带你去见另一个人,他叫星魂,你仿佛年纪,我会让他来照顾你的。”

  幻雪点点头,心想:原来是因为天赋好,所以父皇才让我来家呀,不过这里貌似不错,至少合我心意。

  幻雪立刻从想象中回到现实,对东皇说:“东皇可以答应幻雪一件事情吗?”

  东皇望着幻雪说道“幻雪,这几天你的表现不错,我这就叫大司命进来带你去见星魂。”

  那扇门又自己开了(==)里亮着蓝色的光,隐隐约约。在那之下,坐着一位蓝衣少年。少年往外一望,门外一位红衣女子拉着一个小女孩。那位女孩子如墨的长发垂落腰部,眼睛如湖水般清澈无邪,穿着粉蓝的长裙,头上的首饰在凤的摇逸下摆动……

  红衣女子的答道:“星魂大人,您误会了,她不是我的徒弟,她是东皇亲自术的,只花了几天的时间就学会了,在我之上,现在东皇让我把她带给您,让她和您一起研究新的术。她叫幻雪。”

  幻雪则眨着纯真的眼睛,到处张望,欣赏这间黑黑的有着微弱的的子-w-

  星魂望着幻雪那双纯真的眼睛,仔细打量下,的确是个美人胚子,星魂邪魅的想:有这么个美人陪着自己也不错,至少不会太无聊。

  大司命走后,星魂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要幻雪过来,让她坐在自己旁边,幻雪果真乖巧的走过去了。

  星魂让幻雪望着他的眼睛,幻雪当然照做,殊不知星魂是要对她施展移魂术。令星魂没有想到的是法术才发动就被幻雪的力量弹开了星魂很吃惊,狠狠的瞪着幻雪,随后一想,嘴上又不禁露出一抹别具深意的笑,说:“不愧是东皇看上的人,果然有些本事。”

  星魂望着对面的幻雪,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心想:以后的日子会有趣很多的,这么有趣的孩子,不好好‘照顾’下真是太可惜了

  星魂盯了幻雪很久,幻雪觉得这人有病,心想:不就是被自己破了一招吗?有必要盯着我看了半个时辰吗?

  此时的星魂想得东西和幻雪可是截然不同,心想:呵,这丫头细看长得还挺不错的,长得挺美的,不过,想不到在这样的之中还有如此清澈的眼神,还真是稀有。不过,越是清澈,我倒是越喜欢呢

  幻雪很疑惑,但还是淡定得答了他一句:“怕我迷的话,你来带不就好了,老呆在这里,谁都会腻,除了你。”

  星魂变成了邪魅的笑(说明更了==):“如果小幻雪要出去,那我当然乐意带,不过,你敢去吗?”

  “是吗?那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如果你敢跟着我去个地方,并且不害怕,就算你赢了,如果你不敢进,然后又害怕的话,就算我赢了,先说好,输的人听赢的人任何吩咐”星魂邪魅的说完后站了起来,还真去==

  幻雪很好奇的想知道他要带自己去那,于是紧紧的跟在他后面(好戏上演咯,亲们-w-)

  走了N久后,星魂把幻雪带到一山洞的外面还是邪魅的说:“小幻雪,还要进去吗?里面可是很黑的哦,如果你现在说不进,那我可能在命令你时会同情下你哦。”

  “进,我当然进,我倒要看看这山洞有什么。”(其实幻雪很害怕,因为听说过鬼魂可素很恐怖滴==)

  “哼”星魂二话不说就进去了,幻雪没办法,她这下非进不可了,因为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如果输了,会被他命令得很惨==

  山洞里很黑,一点光线也没有,一阵“滴”的声音吓得幻雪立刻拉住正在旁边的星魂,而且很用力的拉着他的手。

  星魂戏谑的说道:“小幻雪,就一声滴水声都能把你吓成这样,我劝你还是认输好了,不然,等会即被吓到又被人,岂不是更亏。”

  “哼,我就是输了,我也要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吓人的东西。”明明很害怕,因为好奇心作怪的幻雪答曰

  两人继续前进,看看幻雪,吓得她脚都软了,因为裙子长遮住了脚,星魂没有发现。但是都颤抖了,就连拉住星魂的手都抖个不停。

  星魂更加戏谑的说道:“小幻雪,你看起来很害怕嘛,我看你还是乖乖的做我奴隶好了。”

  “哼,我才不害怕呢,我要你乖乖当我的奴隶。”幻雪依旧保持她那高傲滴姿态-w-

  忽然传来一阵‘吱’的一声响,可想而知。幻雪吓得不止是拉着星魂那么简单了,都搂住了哟-w-

  星魂用手抬起那张靠在自己怀里的倾城脸蛋,邪魅的笑着说:“小幻雪,抱着我恐怕更哦,你最好放开。”

  “但我更怕那些奇怪的东西呀。”幻雪一脸可怜的望着星魂,那表情仿佛在说;求求你了,不要推开偶,偶怕怕-w-

  “因为这个山洞不仅黑,还像迷宫一样,你难道没发现我们刚才往右拐又往左拐的吗?你的观察能力还真是差呢。”星魂依然保持着那惯有的邪魅

  “你……那我们怎么办?莫不是要在这里呆到找到出口吧”幻雪流露出了一份焦急==

  星魂戏谑的靠近幻雪的脸,随后靠到她耳边,轻轻的说道:“那就留在这好了,有你陪着我,我不着急,更不担心。”

  “可是我担心呀”幻雪一边说一边想推开星魂,因为距离实在是近的让人脸红。但是,想也能知道,幻雪这么做不过是徒劳,就她那点劲,给星魂还不足力道呢

  “小幻雪,莫不是你忘了?我说过吧,输的人要服从赢的人任何的要求与命令,虽然你这点力气对我来说,不过是徒劳,但是,不遵守游戏规矩的孩子可不乖哟。”星魂离幻雪越来越近,幻雪下意识的往后退。她的腰不知什么时候被星魂搂住了,根本退不了。(看吧,亲们,我没骗你,这就是好戏-w-)

  “小幻雪,你真香呢,香到诱人。”星魂笑得越来越邪魅幻雪越是,星魂就越觉得好玩,如果是那种靠近她就依了的女子,星魂还嫌脏呢,他就是喜欢幻雪这种的,这种落在蜘蛛网上的蝴蝶明明挣扎是徒劳却还要挣扎的蝴蝶

  “你别在靠近了,我们已经近得呼吸都能听到了,你到底想干什么,从小到大,没人敢像你这样对我的。”幻雪一脸稚气的说

  “小幻雪,你要记得,你是我的奴隶,哪有奴隶这么跟主人说话的,小心我罚你哦。”这次的语气还带点暧昧哦-w-

  “好啊,那我就把你留在这里吧。”星魂一说完,还真的放开幻雪,走了。转身前还没忘记邪魅一笑

  星魂露出了邪魅无比的笑呀,不仅能如此近距离的和这倾世美人接触,还得到了美人傀儡,对星魂而言,还真是可喜可贺

  (上期我们说到幻雪进山洞滴事哈,大家也看到了,她自己认输了,所以按照,她应该要服从星魂任何的命令,让我们期待星魂会命令些什么吧-w-)

  回到殿里时,幻雪的火气终于爆发了,跑到星魂面前大喊:“你这是作弊,你耍赖,我不干了。哼!”

  星魂戏谑的答道:“是吗?不是你自己说要跟来的吗?现在输了你就赖我了?愿赌服输嘛,小幻雪,把桌子上的晚餐拿过来,喂我吧。”

  幻雪被反驳得哇,因为本来就是自己踏进这陷阱的,果然好奇害死猫-w-

  幻雪乖乖的把晚餐端过来后本想走的,这次可不是拉住那么简单了,星魂把她一扯,直接摔在星魂的怀抱里了-w-

  “不想干什么,不过你貌似没听清楚我的话,我说要你喂我,你听到了吗?”星魂邪魅的笑着

  “什么?”幻雪大惊失色:“我自己都没喂过自己吃饭,你要我喂你?”(的确如此,在宫里都宫女喂的,所以12岁了都不会吃饭0.0)

  “原来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小姐呀,行,你喂不了我,那我喂你吧。”星魂简直邪魅得快了

  幻雪颤抖着说:“因为只有奴隶服侍主人,主人无须服侍奴隶的,所以,我还是喂你吧==。”(我们的幻雪再次了==)

  简直是说得好听,幻雪根本连勺子都不会用,更别说筷子了(嗯哈,好戏会上演的哦-w-)幻雪好不容易的用勺子舀起汤,(注意:是大的哦,平时我们用来舀汤的那个,而不是喝汤的那个)刚要送进星魂嘴里,啊咧,手一抖,大勺子里的汤全淋到星魂衣服上了。

  本来星魂看幻雪粗笨的样子看得正起劲,就被这么一大勺汤给淋掉了那抹兴趣==

  星魂本来要生气的,但是这可是个好,星魂肯定要抓住的,于是生气很快的变成了戏谑,把脸靠近怀着的幻雪,幻雪这时更加害怕了,山洞的事可是令她印象深刻哇

  幻雪现在还真是欲哭无泪了,心想:我就知道是这样,你干嘛不生气,还变成调戏了QAQ。

  “真不错,今晚陪我吧,现在我要去洗浴,你可要乖乖的哦,否则……”星魂邪魅的一笑,放开幻雪,走了,只留下幻雪在哪里石化:“什么?你要我今晚陪你,那个游戏是卖的呢?”

  星魂邪魅的一笑,可是幻雪看不到,因为星魂在她前面很远的地方,星魂心想:你才知道呢,太迟了。

  可怜的幻雪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心想:怎么办呀,那家伙可是说到做到,他满不在乎,可是我在乎呀。我的公主怎么能陪客,算了,我还是跑吧,等白天再回来,就说有人拐走我了-w-

  幻雪说干就干,拿起匕首痛割爱把裙子割了膝盖以下的布,把头饰摘下了很多,以减轻重量,干完这些工作后,幻雪起身冲向门外。

  “唉哟”幻雪痛苦的喊了一句,往后一瞧,原来是一根线。幻雪小声嘀咕到:“谁这么把线拉直横在这的,害本公主摔了个大跟头,疼死我了。算了,先别顾这么多了,我快点走。

  这时的星魂正在用手舀起水,看着水渐渐的流出手,一滴不剩。随后说道:“小幻雪,你还真是有趣,我就要和你玩玩,你不会那么幸运像我手上的水一般流走的。”

  幻雪真是太失策了,她打开门后不仅忘了关,而且并没有注意把自己撂倒的那根线正绑在她脚上,看了她这次会死得更惨的-w-

  星魂不紧不慢的穿上衣服,望着打开的门,一点也不惊异,星魂走到门前,弯下腰,用手捡起那根线,邪魅的笑着,跨出了门,跟着线走。

  幻雪跑着跑着,脸上露出了迷茫。因为天太黑了,她根本不清楚东南西北,而且对家不熟悉,更不知道该往那里走。

  “嗯?有人跟着我?”幻雪很快察觉到了(毕竟术不是白学的-w-)。幻雪往前一望,眼前是一片树林。心想:树林好黑呀,如果跳出个什么奇怪的东东,我怎么办?但是如果不走又不晓得后面的人是谁,是鬼是人,还是刺客,如果是星魂那就更恐怖了,我还是快点溜进这片树林吧。

  星魂很快的来到树林的前方,45度邪魅一笑:“小幻雪,你的胆子也挺大的嘛,敢一个人进树林,莫非你就这么害怕我?”星魂也进去了

  幻雪不再是跑着了,而是慢慢走,因为她很担心有个万一。突然,幻雪听到了一声狼叫声,吓得直哆嗦,颤抖着说:“不会吧,还有狼啊,还会不会有蛇啊,我最怕这些东西了,虽说它们即使来10只也不是我的对手,可是,它们很恐怖耶,早知道乖乖待在殿里就好了QAQ。”

  幻雪虽在抱怨,可是,她也听到了脚步声越来越近,离她只有100米幻雪越来越觉得跟着她的人是星魂了,幻雪疑惑的想:“为什么他会知道我往这个方向跑呢?而且跟得非常对。

  脚步声更响了,说明更近了,幻雪惊吓得快速向前跑去结果呢,传来了一声“啊”的,说明摔得更惨了-w-。

  星魂听到了声音,跑到了幻雪刚站的那个,往下一望,幻雪摔了个半死,坐在地上,用手扶着额头,看情况貌似很惨

  (好滴上期偶们讲到女主掉猎人陷阱里去了哈,偶们看看她最终如何爬上来吧-w-)

  星魂往下一看,偶们滴幻雪摔了个半死,皱着眉头,撅着嘴。星魂看了不由觉得好笑。幻雪正要看看自己有木有摔伤,忽然,她觉得好像有东西在从她的脚上爬,痒痒的,因为太黑了,幻雪只好低着头,往脚上看,而且很近。她看到了个三角头的动物正吐着舌头,而且舌头伸出来时刚舔到她脸上。(想象那画面,的确有够恐怖的==)

  幻雪吓得赶快往后退,蛇在她的脚上慢慢的攀沿,幻雪声音都哆哆嗦嗦了:“有……有……有蛇,救命……”幻雪用N可怜的目光抬头望着星魂。(虽说幻雪战斗力高,女孩子都怕蛇嘛,一紧张,恐怕她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了,还记得用法术?==)

  出乎意料啊,我们滴魂殿直接跳了下去,这坑还比一般的坑大、高,估计不止一条蛇如此简单咯-w-

  星魂蹲下来,用手狠狠的掐着那蛇头部的下一个地方,把它拿了起来,用术杀了。随后扭头邪魅的笑着对幻雪说:“小幻雪,你真胆小呀,区区的小蛇都能把你吓成这样,看吧,我们爬不上了。”星魂抬头望了望这高高的坑

  “哼”幻雪不满的看了星魂一眼,心想:虽然他的本性没变,还那么邪魅,但是,如果不是他刚下来帮我捉走那只蛇,我现在一定正和蛇“亲热”着呢。==

  幻雪往眼前一望,脸上摆满了惊讶与恐惧,原来有几双发着绿光的眼睛在望着他们,而且,还有一些弯弯曲曲滴东东在地上扭着过来(你懂得==)幻雪急忙站起来,拉着星魂。星魂本是有点吃惊,但很快从吃惊变成了戏谑,用手抬起幻雪那张满是恐惧的脸:“小幻雪,这儿虽说我们两个人,但是,你未免也太主动了些吧。”星魂邪魅的笑着

  “哪有这种心思,你看,好多蛇,估计那些是狼,而且是一大群狼与蛇。”幻雪很怕,因为她最害怕蛇这些东东了,狼还过得去==

  “哦?这不奇怪,这么大的猎人坑,当然早已有猎物了,而且,还不少。”星魂饶有兴趣的说道

  幻雪浑身发抖,但是,如果再不镇定下来,就等着被蛇怕上身子吧,于是她保持点冷静,在脑中拼命的想啊想,蛇最害怕虾米?对了,不就是冷么,刚好,幻雪口以控制冰,可以把它们给冻住,哼哼,术不是白学滴哦-w-

  幻雪把纤细手抬起,把手掌向上摆,形成了一个水晶,水晶里面有片雪花,水晶在不断旋转,包围着它,陪同它一块转。突然,以幻雪为中心,冰快速的往四面扩散。不一会儿,整个大坑就变成了冰地,幻雪的手往里一拢,只听见‘砰’的一声,那个魔法的雪花水晶竟然像真的水晶一般碎了,变成了蓝色的光,随后不见了

  幻雪漂亮滴一击,蛇翘掉了。星魂邪邪一笑说:“小幻雪,不错嘛,学会自保是不错的,不过,你可以分清楚对象了,不要我的命令哦。”

  ‘什么?’幻雪听后大惊失色,心想:不会吧,要和他在这呆一夜,简直比和狼待一夜还恐怖啊,早知道我就不跑了,现在出大事了QAQ。

  幻雪无奈的坐到星魂旁边,因为不得不坐内么近,万一来个野兽神马的,好恐怖==

  星魂把一只手搭在幻雪的肩上(好吧,这素某些现代人把妹的动作==),邪邪滴说道:“小幻雪,你真不乖呢,让你不要跑,你偏不,不乖的孩子是要受到惩罚的哦。”

  “真乖,你这句话可以减轻你的罪哦,我累了,你给我吧。”星魂45度一笑

  幻雪本想抱怨,但仔细一想这样还不错(好戏在后头-w-)幻雪走到星魂背后,可以说是借的借口来吧,幻雪用力劈下去,星魂有些恼怒的瞪着幻雪,幻雪调皮一笑,拔腿就想跑。

  星魂一把拉住了她,有些生气的说:“要赎罪哦。”幻雪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拉着了,第三次了被他拉住了,脸上露出了十分不服气的表情,幻雪趁星魂一分神,用力把手一甩,甩掉了==

  幻雪素内个滴兴奋啊,但现实总是的,因为太黑了,这个笨蛋被长在这个洞里的树枝划着了,衣服都裂了一条痕,啊咧,看到她雪白滴肌肤了,肩膀露出了了诺,但也被划出了血。

  毕竟还孩子嘛,肯定米那么坚强的,幻雪脸上露出了有点疼的表情,用手捂着肩膀,防止流太多血。

  星魂前,轻轻的把幻雪放在肩上的手挪开,说:“这就是乱跑的结果,叫你乖,你不听。”星魂暧昧的舔着幻雪肩上已流出的血,随后把他珍贵滴衣服撕下了一块布,绑在幻雪肩上。

  幻雪惊异的看了看星魂,她看到了,原来他也很温柔,在看到她受伤的那个时候,是如此的温柔。

  星魂扶着幻雪坐下,想不到幻雪竟然会把头放在星魂肩上诺-w-,星魂也很惊异,但仍旧邪邪的说道:“小幻雪,你的举动还真是反常呢。”

  幻雪紧紧的搂着星魂的手,或许她在害怕,因为她害怕自己回去咸阳后放不下他,她害怕自己对他有了感觉,她害怕星魂恨她,因为她一直瞒着星魂……这些,都令她害怕。因为她此时此刻能感受到,她对眼前的这个人产生了感觉,产生了一种永远想在他身边的念头。

  幻雪望着星魂,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了悲伤,他的小举动却了幻雪,因为幻雪从小都生活在宫里,父皇母妃都忙,从来都没有人待她那么温柔那么好。

  那时候,幻雪每天都呆在这高头深院中,何等的寂寞。虽说是公主,有享不尽的,可生活却是乏味无趣的。

  幻雪经常在想:外面的世界究竟有着怎样的风景呢?如果我不是公主,如果我不要这一切,我是不是就可以出去?是不是就可以像别的孩子那样尽情的玩耍呢?

  幻雪走到湖边,看到其它的公主正在互相嬉戏,脸上绽放着幸福的笑容,而幻雪却不能与她们一起玩耍,从小到大,她们唯一疏离的就是幻雪,幻雪也从未交到过朋友。

  直到很多年后,幻雪认识了扶撤,与扶撤在一起的日子可以说是幻雪在这宫中12年来最快乐的时光吧。如今他却不见踪影,寂寞与孤独又重新蔓延上了幻雪的心头。

  别人与幻雪说话时,是那么谨慎,生怕说错一句话。幻雪渐渐地看到了这宫中的,看到了这些人的。别人的一度谦使幻雪越来越,内心的使她变得越来越恐怖。或许所有人都一样吧,内心的伤痛与不仅会快乐与笑容,更会让性格发生巨大的转变,会变得越来越喜欢,别人,有些甚至是自己。

  幻雪每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母妃是宠妃,父皇一直都很疼爱幻雪,一直都希望幻雪能有成就,所以幻雪的课程要比其她的公主还要多很多倍。或许没有人肯和幻雪玩的原因就是因为嬴政的疼爱吧,宫中只要有地位,就能呼风唤雨,越有地位别人也就

  幻雪结束一天的课程后,回到里,走到镜子面前。久违的泪水竟然滑落了下来,这些泪,幻雪可是埋藏了很久。大家的话语,谨慎的语气和过于的态度使幻雪感觉,她与大家隔了一层厚厚的墙。而幻雪绝对不是跑到父皇母妃面前撒娇的孩子,因为幻雪懂得,他们都很忙。虽然能经常看到母妃,但相处的时间实在是少之又少。幻雪看到了一个精美的杈子,当时幻雪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幻雪用嫩白的手拿起杈子,放到自己脖子上。那杈子十分的锋利,轻轻的按进脖子,鲜红的血液就流了出来,顺着幻雪的脖子流淌。幻雪看到,轻蔑的笑了:“如果,我不是在这深宫中的公主,是不是,我就不会那么难受?是不是我就能?如果我死了,是不是就可以了?

  人在哭泣时脑袋总是坏的==,幻雪正想把杈子用力的往脖子插去。这时,一只手拉住了幻雪拿着杈子的手,幻雪吃惊的往后一看,竟然是母妃。这位倾城美人竟然流下了眼泪,温柔的说:“雪儿,我知道你没有伙伴,母妃感到很,我应该多抽时间与你谈心的,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真的死了,你让母妃怎么办?”

  幻雪终于哭出了这么多年来住的眼泪,扔了杈子,抱着母妃,哭着说:“母妃,对不起,雪儿太傻了,雪儿可以拥有那么多人想拥有的东西,而雪儿却还想不开。”

  绣心蹲下,轻轻擦去幻雪的眼泪:“雪儿,母妃知道你难受,更知道你想些什么,其实你想得不错,并不一定幸福,这个确实是真的,但你一定要活下去,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未来。人只有一次生命,丢了就没有了。难道你想那么快就沉沉的睡去吗?”

  这次与母妃的交谈,幻雪变了很多,她再也不会把饭菜往仆人的脸上打去,再也不会把别人用力戳到水里去,也不会害怕她的人了(你们还真得谢谢秀丽夫人了==),变得活泼,也会甜甜的笑了,因为幻雪明白,她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活,也要更加爱自己,疼自己,为自己而笑……

  星魂望着幻雪流下的泪水,竟然感到心疼,星魂轻轻的用手拭去幻雪的泪水,他也感到吃惊,自己的心是那么的冰冷过,竟然会对她如此温柔。

原文标题:【淡香】秦时明月之雪落星坠(转)——秦时明月小说 网址:http://www.csgf.net/wenhuapindao/2020/0325/78332.html

上一篇:欧美四级]神鬼绮航II[1023MBMP4]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0-2020 铲屎官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